静功疗养法问答(陈撄宁)




  1.问:静功和气功是一是二?


  答:静功着重在一个"静"字,不必要在气上做什麽工夫;气功着重在一个"气"字,那些功夫都是动的,不是静的。世间各处所传授的气功,有深呼吸法、逆呼吸法、数呼吸法、调息法、闭息法、运气法、前升後降法、後升前降法、左右轮转法、中宫直透法等等,法门虽多,总不外乎气的动作;静功完全是静,在气上只是顺其自然,并不用自己的意思去支配气的动作,若有意使它动作,就失了"静"字的真义。


  2.问:静功比较气功,利弊如何?


  答:气功做得对的,能够把各种病症治好;做得不对,非但旧病不愈,反而增加新病。静功做得合法,自然能够治好医药所不能愈的病症;做得不合法,身体上也多少得点益处,退一步说,纵然没有效验,决不会又做出新的病来。可知气功是有利有弊,静功是有利无弊。


  3.问:何种人可以做气功?


  答:凡是心思细巧,善於灵活运用,自己觉得有少许不对,就立刻停止不做,或者变换一个方式以应付之,像这种人可以做气功;若是心思粗笨,只晓得一味的蛮干,做到身中发生特别的现象时,又不会应付,一定要做出毛病。


  4.问:何种人可以做静功?


  答:无论男性女性、年龄老少、心思灵活或不灵活,都可以做。只有性情浮躁、好动不好静的人,不喜欢做这种工夫;假使他愿意做的话,也能侈做出相当的效验来,但比较那些性情安定的人,得效要慢一些。


  5.问:何种病症宜於用气功治疗?


  答:今就中医的学理而论,凡是肺气虚弱,经常患伤风咳嗽者;胃气虚弱,食欲欠缺,消化不良者;叁焦湿阻,痰饮停蓄,变生诸症者;中气虚弱,肠不摄水,大便常感溏者;肾气虚弱,小便数量过多,时清时浊者;肝气虚弱,筋力懈惰,萎靡不振者;还有西医学理上所谓新陈代谢机能发生障碍者,这些病症,可以用药物治疗,也可以用气功治疗。


  6.问:何种病症宜於用静功疗养?


  答:凡一切本元亏损之病,如头晕、脑胀、眼花、耳鸣、心跳、胆怯、失眠、恶梦、烦燥、惊悸、易怒、易悲、多忧、多虑、情绪纷乱、遇事善忘、上重下轻、肌肉瘦削、少食不够营养、多食不能消化、工作不耐疲劳、生活不感兴趣,这些症状,服药难见功效,检验身体,又不知病在何处,**的方法,只有靠病人自己用静功疗养,可望痊愈。如果能配合太极拳或柔软体操,静功和动功相辅而行,则见效更快。


  7.问:普通静坐法和气功是分不开的,现在把静功和气功分为两件事,根据什麽理由?


  答:静功是静的一方面事,气功是动的一方面事,二者性质不同。普通静坐法,不合静功的原则。你看他们身体外表虽然坐在那里不动,但是他们的思想还在身中运用,没有休息,虽名为静坐法,实际上仍属於动的一方面,算不得真正的静功。


  8.问:如何才算得真静?


  答:**步,身体不动;第二步,念头不动;第叁步,把自己身体忘记,不知道有"我"。


  9.问:做到这样境界,有什麽好处?


  答:人们身体上原有天然抗病的力量,但因身体衰弱或遇到其它障碍,致使抗病的力量发挥不出。静功即是帮助他消除障碍、恢复自己本能,把原有的力量发挥出来,病就可望逐渐痊愈。


  10.问:这叁步工夫如何做"?


  答:起首做工夫时候,不论是坐是卧,总要周身放松,不使它有局部的紧张,不让它有丝毫的拘束,自已感觉非常的适意,做得恰到好处时,时间虽然经过长久,心中并不厌烦,身上也没有酸疼、麻木各种难以忍受的情况,这样就是肉体已经得到安静了,但思想上的缠缚尚未解除;再进一步,做到心无杂念,万缘放下,已往事情不回忆,眼前事情不牵挂,未来事情不预计,脑筋完全休息,这样就是精神得到安静了,但心中尚知道有一个"我相"存在;更进一步,就入於浑浑沌沌的境界,似乎睡着了一样,什麽也不知道,并且不做梦,此时当然不知有我。假使睡着了还要做梦,梦境中仍然有一个"我"在那里活动,喜、怒、悲、恐、饮食、男女,见景生情,醒时有把握,梦中无把握,这样不能算是真正的忘我。


  11.问:正当静坐时候,身体忽然不由自主的动起来了,各人表现的姿式又不相同,即使同是某一个人,而动的姿式亦常有变换,都不是由自己的意思所主动,这是很奇怪的现象,究竟是何理由?


  答:这是人身本有的生命力所发挥的另一种作用,若把这件事认为奇怪,那麽,人身上奇怪事情就多了。请看肺部的呼吸、心脏的跳动、胃肠的蠕动、食物的消化、内腺的分泌、细胞新陈的代谢、须发指甲的生长、精子卵珠的结合、母腹胎儿的形成。哪一件事能由自己意思做主?人们对於身体内部难以理解的状态并不觉得奇怪,为什麽对於身体外部不由自主的动作,大家都认为是奇怪呢?


  12.问:身内各部的活动,从有生以来就不由自己做主,人人如此,所以不觉得奇怪,但身体外部的动作,一向是受自己意识所支配,今日忽然不听命令,自由动作,恐怕长久下去,弄得不可收拾,终日的手舞足蹈,摇头摆尾,那像个什麽样子!不知可有方法能够控制否?


  答∶只要你工夫做得合法,肺部呼吸顺其自然,身体运动听其自然,等於做柔软体操一样,那就没有妨害,动的时间过长,自然会停止。你若不耐烦,要它半途停止,也可以办得到,工夫不做,精神不集中,再加少许抑制的意思,身体就不动了。但静坐法总以不动为原则,其动是例外,不可误认为凡是学静坐法的人,身体必定要动的。


  13.问:自从**次动机开始,将来是否每坐必动,**如此?


  答:不是**如此,等到四肢百节气脉通畅以後,那时静坐,身体即可安稳不动。但是,外面虽然安稳,腹内脐下之气将来或不免要冲动,应当预先知道,免得自己临时发生恐慌.不善於应付,以致误事。


  14.问:用静坐法到了身体外部自然发动,对於疗养有什麽关系?


  答:人身上病症,有些是明显的,有些是隐藏的。明显的病症,自己和医生都能够知道;隐藏的病症,就不容易觉察,甚至用种种方法检验也看不出。工夫做到相当的程度,身中气机发动,遇着病的障碍,不能顺利通过,就要和它斗争,因此四肢百节不由自主的运动起来;经过几次运动之後,一部分障碍已被打通,若其它部分尚有障碍时,身体动作,自然又变换一种姿式;等到各处所有障碍逐渐排斥乾净,此後虽仍旧用静功,身体也不会再动了。


  15.问:身体外部表现的姿式若很柔和,听其自然发动、自然停止,那也无妨。倘或表现过於强硬,竟至拳打脚踢、横冲直撞,一时又不肯停止,如何是好?


  答:这件事和病人体质有关。凡是宜於用静功疗养的体质,大概都属於衰弱的类型,决不会有这样强硬的动作。假使是健壮身体,偶然患病,自有对症的医药,不在静功疗养范围之内,也可不必担忧。万一遇着病人体质本不适宜,而下手工夫又有错误,因此发生这个现象,当由指导员随机应变,设法停止他的动作,再酌量病人体质,选择别种合适的法门教他去做,就能免除妄动的流弊。


  16.问:凡做静功的,是否人人都要经过"身体自动"这一阶段?


  答:并非人人如此。身体动的是少数,不动的是多数。


  17.问:大众同做一样的工夫,为什麽有动有不动?


  答:因为各人体质不同的缘故。比如用同样的药品,治同样的病症,彼此所得效果,却不尽相同,也是这个缘故。


  18.问:专就静功原理而论,身休是动好,还是不动好?


  答:在古代许多专门修炼的书籍上,只讲静坐时身体内部震动,未曾提到身体外部不由自主的运动。当时一般学静功者,自始至终,都以身体安稳不动为原则,假使中间有动手动脚的现象,其师必定说他是犯了原则性的错误,理应纠证。但据我数十年来耳闻目见,静功做到身体运动不由自主者,颇有其人,结果有好的,也有不好的,很难一概而论。依我的看法,今日学静功,目的本在治病,病愈就是好,病不愈就是不好;动得身体舒畅就是好,动得身体难受就是不好,不能单看动与不动作为好与不好的标准。


  l9.问:静功做到腹内脐下有气冲动,是否在外部自然运动这一个阶段经过以後,腹内才会发生冲动的现象?


  答:不能一定。


  (一)有少数做工夫的人,在外部自然运动将要结束的时期,腹内即开始有气发动;


  (二)又有些人,外部自动时期虽已经过,而内部并无影响,中间再经过一段完全安静时期,才慢慢的觉得腹内有气发动;


  (叁)更有些人,始终未曾经过外部自动这一阶段,工夫到了相当的程度,他们腹内也会有热气冲动,力量甚大;


  (四)尚有多数人,长年累月的工夫做下去,身体内外并未发现什麽特异的状态,但是他们的衰弱身体,自己不知不觉的在无形中已恢复健康。所以做静功的人们,外部内部动与不动、先动、後动、早动、迟动、这些变化,实际上没有一定的规律。


  20.问:静功到了相当的程度,身体外部不动,而内部有气冲动,临时如何应付?


  答:此时身体仍要照旧静坐不动,让那股气自动,只许用轻微的意思照顾它,切不可过分的用意思去帮助它或引导它,也不可强迫的压制它,渐渐的,缓缓的,等候那股动气自然蒸发、自然收敛、自然停止、回复平常状态,再静坐叁十分钟,然後下座。动气在半路上未到完全停止的时候,不可由自己意思作主将静坐工夫罢休,更不可受惊骇、被烦扰、起妄念、动恼怒,否则难免要出乱子。


  21.问:静功的疗效,是否能用近代医学上理论加以解释?


  答:静功这了法门,在我国秦汉以前早有此说,它的来源是道家,不是医家,而且历代医家并不用静功疗病;隋代名医巢元方《诸病源侯论》申虽专用各种导引法以治百病,然导引法只能算动功,不能算静功,所以在中医书上找不出理论根据。若在西医书上去探索,更为困难。惟自巴甫洛夫(苏联的生理学家,生於1849年,段於1936年)学说出世以後,关於静功疗病的理由,大部分都能够解释,扼要言之,无非使高级神经中枢免除一切障碍,恢复其本能而已。但全部静功修养历程上所显出的特殊现象,仍有难以理解之处。我们今日的任务,只求善於运用古人的成法,帮助近代医家治疗神经衰弱的病症,那些特殊现象,可以暂时置之不论,留待将来再作专门研究。


  22.问:今日所谓静功,在古代修养书上可有同样的名称?


  答:唐人书上名为坐忘,宋人书上名为止念,他们的理论有些和我所说的静功相似,惟目的不同;我们以治病为目的,他们以修养为目的。但《古今图书集成》中静功部所辑录诸家歌诀,复杂异常,不是纯粹的静功,学者切勿被他两个字的名称弄糊涂了。(《古今图书集成》中的静功部,在博物汇编神异典第二百九十叁卷至叁百零二卷。)


  23.问:今日所谓气功,在古代书上叫做什麽?


  答:今日各处流传的气功,并非一个简单的法门,是把古代所谓吐纳、闭息、调息、存神、导引等等作用都包括在内:吐纳者,就是由口中呵出肺部的浊气,由鼻孔吸入外界的清气;闭息者,就是由鼻孔吸入新鲜空气之後,使它在肺中停留些时,不要立刻放它出来;调息者,就是呼吸要做到由粗而细、由刚而柔、由急而缓、由浅而深的境界,但要自然渐进,不可勉强;存神者,就是暂时把精神集中在身上某一固定的地点,不想别的念头;导引者,就是工夫做到下丹田有热气发动时,自己用意思引导这股热气通行身内各处,有病即可去病,无病亦可健身,但和武术家运气之法不同,又相炼内丹的性质各别,学者须要认识清楚,勿混为一谈;又如华陀五禽戏、八段锦、十二段锦、易筋经内外功及隋代医家所撰《诸病源候论》上许多运动肢体的方法,已往都可以称它为导引法。(武术家的运气法、仙学家的内丹法、佛教中的观想法,今日一概叫作气功,因此就把气功这个名词弄得复杂极了。)


  24.问:气功既然包括这许多种类,对於疗病上必各有所宜。今日离开气功,专讲静功,岂非使作用偏向一边,立法尚欠完备吗?


  答:这件事也经过几番考虑,不是没有理由。


  (一)别种疗病的方法,无论药疗、理疗(即物理疗法的简称),虽是千头万绪,但皆由医师和护士们包办,不需要病人自己费事;惟独讲到气功,却要病人自己去做,他人不能代劳。有些病人嫌麻烦,不愿意做;有些病人虽然肯做,又难得做好。必须在各种方法中选择一种最简单而有效的方法,使病人容易接受,因此就舍难取易,专讲静功。


  (二)即如太极拳一类的动作,有刊物图画的说明可以参考,有教师表演的姿式可以模仿,尚且未必人人都能够炼好;何况气功是身体内部之事,书本上不能画出图样,指导员不能演出姿式,全靠病人自己善於领会其中的作用,所以有做得好的也有做不好的。今日为求稳妥无弊起见,因此专讲静功,不讲气功。


  (叁)各种病症,都需要静功和气功相辅而行,才可以收效果。即如胃溃疡症,若废除静功,单靠气功,很难保证有确实的效验;假使不用气功,专做静功,溃疡也能够痊愈,这是我自己的经验,并且经验不止一次。近来各处以气功疗病**的,实际上总兼几分静功在内,於无形中起了主要的作用。一般疗养员病愈之後,大家都认为是气功的效果,不知静功在暗地里恢复健康之力甚大,气功只有辅助作用,因此专讲静功。


  (四)普通疗养方法,其轻重缓急之间,皆由医师掌握,病人一切听医师安排,对与不对,当然归医师负责;惟独气功这件事,是病人自己主动,医师仅负指导之责,设若工夫做出偏差,影响疗效,医师说病人做法不对,病人又说医师指导乖方,错误责任竟不知谁负。静功比较气功容易入门,即使难求速效,也不会弄出岔子;指导员把静功做法对住院病人讲说明白以後,即可让他们自己去做,指导者每日视察病人两次已足,无须时刻注意他们的动作。指导气功和指导静功,事实上显然有难易之分、繁简之异,因此专讲静功。


  (五)现在所常见的慢性病,大概属於衰弱一类的居多。有些衰弱病症,经过确实诊断,自可对症用药,如消化机能衰弱,则用健胃药;生殖机能衰弱,则用激性药;造血器官机能衰弱,则用补血药;新陈代谢机能衰弱,则用补气药,皆有显着的效果。.惟高级神经疲劳过度,并其他各种原因,而致逐渐衰弱者,中西医皆无特效药可用,只有使它在一个相当时期之内,完全休息,处於绝对的安静状态,才是本症**的疗法,各种气功都不合这个原则,因此专讲静功。


  (六)人们日常生活条件所缺少的就是"静",昼夜二十四小时中,肢体虽有时休息,思想没有片刻能够安定,非但醒的时候脑筋运用不停,就是睡着了也要做梦,睡梦里所感觉疲劳的程受,和醒时所感觉者无异,长年累月,精神消耗太多,神经衰弱病症遂由此而起。假使一般无病之人,每天於忙里偷闲做两次静功,如能行持有恒,非但可以预防神经衰弱,并且能够延长寿命。因此专讲静功。


  (七)何种气功宜施於何种病症,何种病症不宜用何种气功,这些问题并非简单,必须结合学理与经验;始能做出决定,做指导员颇不容易;纵使指导没有错误,而病人自己的工夫是否恰到好处、不过限度,亦复难言,所以气功弄出偏差,可认为意料中事。静功适用的范围极其广泛,无论什麽人、什麽病,都可以做,并无所谓相宜或不相宜,指导员自不至於犯错误;做静功的本人只怕不及,不怕太过,出偏差之事很少有所闻,因此不讲气功,专讲静功。


  (八)以上所说虽重在静功,但不是将所有的气功一概抹煞,若指导员深悉各种气功利弊,再认清病人的体质和性格,临时可选择一种气功教他去做,对於神经衰弱者所兼患的复杂病症,也容易增加疗效。惟主要作用仍在静功,气功仅居辅助地位而已。


  25.问:指导员应具备那几种资格?


  答:已往老师传授工夫,并不困难,只要把一套呆板的口诀教给学人,就算完事,将来做的对与不对,让他们自己去摸索,教者既不负保证成功的责任,学者亦无刻期见效的要求,因为他们心中别存一种希望,本非以治病为目的,而且学者未必都是人人有病。今天住疗养院的人,皆希望愈病,指导员实际上兼有医师的任务,事情就不像已往传授工夫那样简单。所以做指导员者应具备下列几种资格:(一)要有医学知识:(二)要有临床经验;(叁)要性情温和,不嫌病人的麻烦;(四)耍虚心博访,不执自已的成见;(五)要能预防做气功的病人将来弄出偏差,及时予以矫正;(六)要能辨别做静功的病人身中发生特殊的现象是好是坏,临时教以应付。内功(包括佛道两家的静功和一切气功的总称)各种法门,在往昔原是极少数人互相授受,从来没有像今日各处疗养院把它公开的作为普遍医疗之用,这算是新创立的事业。今日做内功指导员者,若不懂老一套方法,根本就无从说起;若只晓得老一套,没有其它学识帮助,也不能满足新事业的要求;如果具备以上所列几种条件,再不断的加以学习和研究,务期万法贯通、理解透彻、经验丰富、运用灵活,才可以称为有资格的指导员。


  26.问:开始准备做静功,应当注意那几件事项?


  答:为求工夫在一定时间内速获效果起见,疗养院负责人和疗养员本人皆应当注意後列的十件事项:


  (一)环境的喧寂凡做静功首要选择环境,**是山林泉石之间,其次是郊外旷野之处,若市场里弄有声音喧哗吵闹的地方,皆不相宜,人声、车声、机器声、音乐声、戏曲歌唱声、小儿哭叫声,要一概避免。这样就是使耳根清净,听神经不受刺激。


  (二)空气的秽洁四围空气要十分新鲜清洁,无灰尘、无煤烟、无其它一切秽浊气味,如汽油气、厨房气、油漆气、蚊虫香气、消毒药水气,皆有妨碍。室内家具越简单越好。陈列品太多,也容易发出不好的气味。植物茂盛的地方,空气更於人有益。这样就是使鼻根清净,嗅神经不受刺激。


  (叁)光线的明暗关於室内光线一事,古代修养家贵在阴阳调和,勿使偏胜,所以说太明和太暗都不合适。我们今日宗旨专在疗病,要使神经绝对的安静,不受丝毫刺激,只怕太明,不嫌太暗。因此室中油漆、粉刷、窗等,皆宜用浅蓝色,或淡绿色,不宜用大红色及纯白色,电灯光亦不宜太亮。室中陈列品不要有碍眼的东西,窗外望过去不要有讨厌的印象。这样就是使眼根清净,视神经不受刺激。


  (四)口味的浓淡饮食调味,不宜过於浓厚,甜、酸、咸、辣,皆要比平常所吃惯的口味稍为淡薄,白煮清蒸宜多,红烧煎炸宜少,十分鲜味也不相宜。烟酒**能够戒绝。这样就是使舌根清净,味神经不受刺激。


  (五)气候的寒温气候对於做静功的人影响很大,气候好,可以帮助工夫的进步;气候不好,就要使工夫发生障碍。热到穿单薄衣尚要出汗时,冷到穿厚棉衣尚不觉暖时,霉天潮湿气重时,做工夫皆难见效验。狂风暴雨震雷闪电时,工夫亦须停止勿做。正在做工夫时,若气候热,不宜开电扇;若气候冷,不宜烧火炉(热汽管子没有关系)。有人说,装了烟囱的火炉就无妨害;这句话不合於卫生学理。烟囱的好处,固然可以排除炉中燃料所发出的炭酸气,同时,火炉的不好处,也能消耗室内空气中所含的氧气。普通无病之人,缺少氧气,尚且有害健康,何况有病衰弱之身体。如果一定要生火炉,切不可把门窗关得严紧,必须让外面空气能够进来才好。但有一层要注意,室内空气虽耍流通,又不宜让冷风直接吹到病人身上,恐怕受感冒病。总计,一年之中,没有半年的好天气,今日好,明日未必好,从事於静功疗养者,若遇着天气相宜,就应该及时下功,不可放过。


  (六)食物的营养含蛋自质的各种食物,虽於身体有益,但也要能够消化,否则,多吃反而有害。凡是患神经衰弱的人,消化力都不见佳,含丰富蛋白质的食物,宜勿过量。其它一切营养品,也要配合适宜,不卫生的零碎食物,皆要禁绝,勿纵口腹之欲,致误恢复健康的大事。


  (七)世缘的隔离在正式住院用静功疗养期间,当然不能再担任各种工作,但家庭老幼生活和自己经手事件,也要预先有个安排,免得临时顾虑。住院以後,亲属朋友要少会晤,外面情况要少接触,不宜多通电话、多看报纸、多写信件,这样,就能够便情绪安定,就能够使神经常处於静的状态,做工夫也容易入门,对於病体有利。


  (八)思想的寄托要费脑力的书,**不看;带有复杂算式及许多数目字的科学书,更不宜入目。若把看书作为消遣之用者,可随意阅览前人的游记、笔记,或近人的旅行杂志等类。正当做静功时,思想就寄托在"心息相依"的工夫上(即听呼吸法);出外散步时,思想就寄托在花草树木、山水风景上;每次进餐时,思想就寄托在食物的色、香、味上(疗养院供给病人的食物时,对於色香味叁种条件,也应该研究);做柔软体操时或练太极拳时,思想就贯注在肢体运动上。


  (九)用功的时间每日早晨天刚明时,做静功**,其馀时间也随意可做。若用坐功,最少耍坐叁十分钟,最多不宜超过一小时半。若用睡功,即不拘时间长短,能睡几时就是几时。夜间能一直睡到天明**,若睡到半夜,翻来覆去不欲再睡时,可起身坐在床上用功;若坐到有浓厚的睡意发生,身体不能支持,然後再卧下,如此没有睡不着的。惟饱餐之後尚未消化时,不可就静坐,亦不可就睡眠,宜便身体稍为活动。


  (十)身体的姿式静功是以身心二者完全休息为原则,姿式不关重要;或盘腿坐,或垂腿坐,或仰卧,或侧卧,两眼或全闭或半闭(道书上叫作垂),两手或交互相握,或左右分开,手掌或向上,或同下,皆可随意安排。惟坐式,自腰以上,身体要正直,不要弯曲,但也不要使劲地硬挺着;四面要凌空,不要有倚靠。卧式:自脚至头,要逐渐高起,不要如水平,但又不宜仅用高枕放於水平线的床上,这样办法,只能使头高,而全身不能顺着斜起之势逐渐地向上增高。此法宜用硬性的床,将头部下面的两只床脚垫高六七寸,足部下面的两只床脚不垫,令这张床一头高、一头低,就合用了。但遇脑贫血的病人,则不用此法。无论坐式或卧式,都需要身体全部尽量的放松,凡是束缚身体之物皆不宜用,皮鞋要脱去,裤带要解除,勿便身上有一部分受压迫。这样才能够达到完全安静的境界。再者,蚊虫、臭、跳蚤也要消灭乾净,若有一两个在扰乱,工夫就做不好。其它一切饮食起居事项,尚有未能详言者,可按照普通医院规则办理。


  27.问:静功是在广室中多人共做好,还是在小房中单人独做好?


  答:这两种办法各有利弊,不能说那一种**,集体做,在彼此互相观摩之下,易收奋勉之功,也易起矜持之态;单独做,在个人行动自由之下,易获幽闲之感,也易生懈惰之情。佛家住丛林禅堂用功的,就是集体办法;住深山茅棚用功的,就是单独办法。虽然他们宗教家别有企图,不合我们疗养的宗目,但其中的办法也可以作为参考。今日办疗养院者,**是两种设备皆有,或集体做,或单独做,按实际情况所需要,随时酌定。


昵称:
内容:
提交评论
评论一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