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乌饭习俗与道家养生术




  乌饭原叫青精饭,它的出现,与道家服食求长生的实践有关,李时珍《本草纲目·谷部》卷二五说:“此饭乃仙家服食之法,而今之释家多于四月八日造之,以供佛耳。造者又入柿叶、白杨叶数十枝以助色,或又加生铁一块者,止知取其上色,不知乃服食家所忌也。”道家典籍《三洞珠囊》说:“王褒,字子登,汉王陵七世孙,服青精饭,趋步峻峰如飞鸟。”王褒是西汉宣帝时人,说汉代已有人服食青精饭,据尚不充分。南朝梁陶弘景《真诰·稽神枢四》:“霍山中有邓伯原王玄甫,受服青精石饭吞日丹景之法。”大约南北朝时,道教徒开始服食。唐宋时期,服食青精饭的人不少,杜甫《赠李白》:“岂无青精饭,使我颜色好。”青精饭又叫“青精稻”,唐元稹《和乐天赠吴丹》:“万过《黄庭经》,一食青精稻。”张贲《以青饭分送袭美鲁望因成一绝》:“谁屑琼瑶事青,旧传名品出华阳。”皮日休《江南道中怀茅山广文南阳博士》:“半日始斋青饭,移时空印白檀香。”陆龟蒙《四月十五日道室书事寄袭美》云:“乌饭新炊芼臛香,道家斋日以为常。”宋黄庭坚《陈荣绪惠示之字韵推奖过实非所敢当辄次高韵》之三:“饥蒙青饭,寒赠紫陁尼。”宋陆游《小憩长生观饭己遂行》:“道士青精饭,先生乌角巾。”谢无量《西湖旅兴怀伯兄五十韵》:“野寺青精饭,江湖白打钱。”


  据现存典籍,梁代陶弘景较早提到它的做法,他有《登真隐诀》一书,介绍名为“青精乾坤石饭”的制作之法:以生白粳米一斛五斗舂治,淅取一斛二斗。用南烛木叶五斤,燥者三斤亦可,杂茎皮煮取汁,极令清冷,以溲米,米释炊之。从四月至八月末,用新生叶,色皆深,九月至三月,用宿叶,色皆浅,可随时进退其斤两。又采软枝茎皮,于石臼中捣碎。令四五月中作,可用十许斤熟舂,以斛二斗汤浸染,得一斛也。比来只以水渍一二宿,不必用汤。漉而饮之,初米正作绿色,蒸过便如绀色。其色不好,亦可淘去,更以新汁渍之。洒瀖者用此汁,惟令饭作正青色乃止。高格曝干,当三蒸曝,每一燥辄以青汁溲,令浥浥。每日可服二升,勿复血食。填胃补髓,消灭三虫。


  《本草纲目·谷部》引《上元宝经》:子服草木之王,气与神通;子食青烛之津,命不复殒。此之谓也。今茅山道士亦作此饭,或以寄远。重蒸过食之,甚香甘也。


  道教徒不仅制作出这种用于养生的青精饭,还特地为这种饭起了个名称——“青精乾石饭”,特造一“”字,以示其特别。宋人苏颂说:“凡内外诸书并无此字,惟施于此饭之名耳。”原始的“青精饭”的成分中,还包括“乾石”,什么是“乾石”?大约是石脂之类的东西。


  道家另有“青精石饭”,是用青石脂和米浸水捣为丸状,用白开水吞服,据说服一二丸人即不饥,是道家修炼辟谷术者所用,流传不广。


  在传承过程中,人们摒弃了石脂,而仅用植物之汁煮米制作青精饭。唐宋以后的青精饭,一般都是指这种饭。青精饭的“青精”两字甚值得玩味。在古代的五行系统中,青是东方之色,与春天相应,春天是阳气上升、万物长养、欣欣向荣的季节,道家之徒制作青精饭,盖取青色长养之意,“精”则表示精华,“青精”乃取青阳之精华之意。陶弘景强调“惟令饭作正青色乃止”可为坚。此饭原非黑色,而为深青色,民间所造之青精饭,也常取青色,如宋阮阅《诗话总龟·咏物门下》:杨桐,叶细冬青,临水生者尤茂,居人遇寒食,采其叶染饭,色青而有光,食之资阳气,谓之杨桐饭。道家所谓“青饭”。


  另一宋人林洪在《山家清供》卷上中也说:按《本草》:“南烛木,今名黑饭草,又名旱莲草。”即青精也,采枝叶捣汁,浸上白好粳米,不拘多少,候一二时,蒸饭曝干,坚而碧色,收贮。青精饭的颜色,阮阅说“色青”,而林洪自己制作过青精饭,也说“碧色”。在唐代就有人称青精饭为“乌饭”,可能是因为这种饭的颜色深青,类似黑色所造成。也可能是误以“青”为“黑”所致。青之—字,作为颜色词,同时可作“黑色”解。青的这种用法由来已久,《尚书·禹贡》:“(梁州)厥土青黎。厥田惟下上。”唐孔颖达疏引王肃曰:“青,黑色。”后世以青表黑色甚普遍,如李白《将进酒》:“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。”“青丝”即喻指黑发。


昵称:
内容:
提交评论
评论一下